你知道700騰訊的最大股東嗎?

700騰訊今天再創新高,你知道700騰訊的最大股東嗎?

導讀:2001年在騰訊身上的3200萬美元投資,今天變成400億美元。Naspers靠什麼成為“南非股王”?科斯貝克雖具先見之明,老早相中騰訊這匹千里馬,但Naspers說到底只是被動投資者,在適當的時候出現於適當的地方;可這個地方,乃深圳而非北京!

NaspersCEO科斯貝克和妻子Karen Baker

1月12日,周日。問大家兩個問題:第一,騰訊(700.HK)已成港股神話,但時光倒流十三年,哪位伯樂獨具慧眼,相中騰訊這匹千里馬?其二,馬化騰、曼德拉、默多克這三個無人不識、彼此間卻又風馬牛不相及的名字,要用什麼樣的“線”方能串連在一起?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非常直接,這位伯樂,乃持有騰訊34%股權的“南非股王” Naspers 行政總裁科斯貝克(Jocobus Petrus Koos Bekker)。第二個問題的答案,大可用兩個字概括之:中國。

不光彩的歷史

馬化騰是騰訊這個內地科網神話的創造者,默多克二十年來費盡心血,誓要在神州開疆拓土;二人跟中國的淵源,不說自明。然而,何以老畢把剛辭世的南非民權領袖曼德拉也牽扯進去?這一切,得從Naspers的背景說起。

Naspers由Nasionale(National)和Pers(Press)兩個字合組而成,集團于1915年創立。其時,南非實現政治統一僅五年,史上著名的“英布戰爭”,亦不過結束了十三年。Naspers旗下宣揚南非人(主要為荷蘭、法國等歐洲移民的後裔)政見,同時推廣南非語的日報《公民報》于1915年7月創刊,首位總編馬蘭(D.F.Malan)在1948年南非國民黨大選中意外獲勝下,成為南非統一後的第四位總理。

此後四十年,種族隔離政策登堂入室。作為南非人和南非語的輿論代表,《公民報》在這段不光彩的歷史中,一直扮演著國民黨和種族隔離政策喉舌的角色。

1990年,為結束種族隔離奮鬥一生的曼德拉重獲自由;自那時起,《公民報》即跟國民黨一刀兩斷分道揚鑣。七年後,該報127名記者/編輯向南非黑人大主教杜圖領導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致歉,為《公民報》數十年來替種族隔離政策背書懺悔。至此,《公民報》和Naspers集團終於斷絕與種族隔離的一切聯繫。1997年非但標誌著Naspers成功“洗底”,從集團整體發展著眼,“騰訊伯樂”科斯貝克同年接掌行政總裁帥印,才是Naspers脫胎換骨、登上“南非股王”寶座的關鍵。

適當時候適當地方

科斯貝克本人跟種族隔離以至《公民報》並無直接瓜葛,與Naspers結緣,只因由其創辦的南非收費電視公司M-Net獲Naspers青睞,於草創階段便爭取到後者入股。科斯貝克畢業于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求學時期已醉心於鑽研收費電視商業模式,跟Naspers建立關係後迅速上位,1997年獲集團委任為行政總裁。

科斯貝克接下重任後,作了兩項對Naspers影響深遠的決定:一、發揮他在收費電視領域的專長,大規模整合集團於南非的收費電視業務,並把版圖擴張至整個非洲大陸。今時今日,Naspers雖兼營印刷和電子媒體,但收費電視占總營業額高達六成,印刷與電子主次已分。二、收費電視對Naspers 的貢獻固非一般,但科斯貝克如假包換的神來之筆,卻體現於騰訊創辦僅三年(2001年)便入股這件事上,且一買便是半家騰訊(46.5%)。十三年前的騰訊非但名不見經傳,且只有即時通訊平臺QQ 這項單一業務。

憶及當時的情境,一則科網泡沫爆破短短一年,投資者對任何科網相關資產大都避之則吉;二則Naspers乃南非報業百年老店,科斯貝克基於什麼原因,看中一家設於萬里之外的深圳、業務前景不明的即時通訊營運商?有說,Naspers首席投資總監蘇羅爾(Mark Surour)曾在香港待過一段不短的日子,Naspers入股騰訊的幕後功臣正是此君。

然而,交易於2001年而非2010年達成,兩個時段的騰訊不可同日而語,科斯貝克/蘇羅爾十三年前在QQ以外一無所有的騰訊身上押注,運氣、眼光與膽識缺一不可。常言道,成功的人往往在適當的時候出現於適當的地方,科斯貝克領導下的Naspers,堪稱為此說作了最佳演繹。

Naspers 2001年購入騰訊46.5%股權時,作價僅3200萬美元;十三年來,騰訊業務從QQ擴展至微信、網上廣告以至網遊,股價則由2004年在港交所掛牌的3.7港元,一路升至近日500港元水準,騰訊的神話,投資者有目共睹。Naspers早在騰訊上市前三年購入公司近半權益,上市後股權雖攤薄至34%,但持股量仍遠在馬化騰的10.25%之上,Naspers迄今仍是騰訊單一最大股東。

2001年在騰訊身上的3200萬美元投資,今天變成400億美元。Naspers靠什麼成為“南非股王”?

這令老畢想起另一傳媒大亨:默多克。同樣控制偌大的收費電視王國,默多克過去二十年寄厚望于中國,一心以為跟北京領導人建立關係,便能搭通天地線,在神州大展拳腳不過舉手之勞。可是,實際發展卻事與願違。默多克去年把手上的鳳凰衛視股權沽清之餘,最近更將占股47%的星空傳媒權益悉數賣給上海市政府控制的基金,徹底退出內地電視市場。

默多克對神州心灰意冷,是否可完全歸因於“通訊科技的進步將對極權政府構成威脅”這句話,老畢無法確定。然而,從不同西方媒體跟北京交手的經驗可見,在中國,機關算盡的傳媒大亨如默多克,也大有可能因衝口而出的一句話而付上滿盤落索的代價。

科斯貝克雖具先見之明,老早相中騰訊這匹千里馬,但Naspers說到底只是被動投資者,在適當的時候出現於適當的地方;可這個地方,乃深圳而非北京!

 

文章自︰http://media.iresearch.cn/portal/20140114/224825.shtml#6634817-tsina-1-56811-5c354cb634314319b7f0c30720394a0d

 

分亨給好朋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