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城有價 – 災難將至

按︰本來自邱博士(網名Chuk Yau(竹本郎)) https://www.facebook.com/#!/chukyau,有興趣的朋友請加邱博士,除了財經都可以同邱博士交流詩詞、茶經,定能得益不少。
1525220_542714185826412_1487117389_n年初,我多次到大陸處理我於五年前投資的幾筆人民幣定期存款。當時銀行的職員不停地向我游說轉投一些保本基金產品。因為我不了解那些產品,便著他們先把資料交給我,我研究過後才再找他們。然而那些“職員”給我的名片,竟然是一些我未聽過的金融公司。
年中,有富貴朋友告訴我有人找他在深圳搞什麼金融信托公司,合作方會安排金融理財產品和包銷,而他則投資1.5億作辦公室建設和一年的運作經費,他便可以坐收利潤。 ⋯⋯
近日,我和一名在中資銀行當中層分析員的朋友談論現在中國大量出現理財產品的情況。她說因中國經濟快速增長,資金需求慇切,故不少信托基金相繼透過銀行推出保本理財產品,一般小額投資回報有5﹪,一百萬的有8﹪,三百萬有12﹪,這是最好的投資時候。她說中國內需強勁,從“雙十一”的千億網購可見一斑。投資市場也十分活躍,亞里巴巴的餘額寶的投資概念,推出不久就吸引1500億的存款。她認為那些信托基金和銀行受國家金管局嚴格監管,所以保本產品不存在風險。
上面所見的中國現象,帶出很多令我擔心的問題,現時解決財缺的是什麼手段、內需增長的動力和基礎是什麼、四萬億救市資金效率如何、銀行的不良債務情況是否有改善、地產在缺資的情況下為何會持續上升、上市企業的盈利能力如何、信托基金的運作是否透明、中國的金融體制有否合理監管…
2008年底的一個晚上,我在澳洲一家酒店內驚聞美國華盛頓互惠銀行出事,我投資了多年的AA評級債券頓成灰盡,幾個月間,冰島銀行,富邦銀行,希臘銀行相繼出事,我蒙受相當大的損失。這裡要指出的是,風險出現時,你才明白什麼是風險。
2009年雷曼債券和精明債券出事,我沒有涉及其中。但有親友拿著違約的精明債券向我求助,這些由大摩和中資銀行發行的人民幣投資產品回報與2007年定期五年存款利息相約,銷售時更寫明是與中國主權信貸掛勾的產品,竟然突然間在中國政局沒有絲毫動盪的情況下化為烏有。經過積極搜証和議員區錦新的協助下和銀行多翻周旋,澳門的苦主才得到七成賠償。
中國的不良借貸問題一直困擾中資銀行。要減少這種壓力,銀行便把這些不良債務轉移,而最容易的方法便是把債務和抵押資產一拼打包透過信托中介售給投資者。這方法並不創新,2008年以前美國的房利美和房貸美次按債券和香港的迷你債券也就是如此形成。
2010年以來,中國泛濫著信托基金。而在操作上最容易令人接受的就是以房地產作打包,就是鬼城也照樣被估個高價作扺押之用。今天中國房價不論經濟如何和什麼打壓措施出台,也一定會升,就是因為泛濫在民間的信托基金正支持著地產和銀行業的資金流。房價升才可以計算出理財產品的利潤空間,才可以繼續吸引更多的投資。但這只是一個泡沫,而且愈來愈大,中國的金融災難即將到來,將會令世界經濟步入漫長的寒冬!
分亨給好朋友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